锐观 察 互联冰与火之歌

 新闻资讯     |      2019-06-24 05:06

  《湖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已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现予印发。

  (五)负责制定全省医疗机构和医疗服务全行业管理办法并监督实施。制定医疗机构及其医疗服务、医疗技术、医疗质量、医疗安全以及采供血机构管理的规范、标准并组织实施,会同有关部门贯彻执行国家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准入、资格标准,制定和实施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执业规则和服务规范,建立医疗服务评价和监督管理体系。

  2017年春天,互联网医疗这片曾经沸腾的深海到了微妙时刻。局限于信息提供、用户挂号、轻问诊的时代成为过去,互联网医疗行业亟待突围。线上流量资源的瓜分基本结束,大批玩家逐渐退出。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注销的移动医疗公司高达1000家,“幸存者”不足50家。

  同年5月18日,原国家卫计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仅允许开展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并要求撤销此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此前两个月,包括医联、春雨医生、丁香园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相继进驻银川,获得互联医院牌照。加上2016年第一批落户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的好大夫和微医,银川的互联网医院达到17家。之后,陆续又有40家互联网医院申请落户银川。

  彼时,银川作为全国首批智慧城市试点之一,出台了地方版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并首次将医保账户与网上诊疗费用对接,开放智慧医疗。

  网易科技讯 5月2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被称为“互联网女皇”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今天发表了其年度互联网趋势报告,称高科技行业目前并不存在泡沫。

  孰料,5月的严寒回归,各家企业开始忙于勉力取暖。医联CEO王仕锐后来干脆把这段时间称之为“至暗时刻”。

  互联网医疗虽然没有令医疗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改变医疗现状确实是存在的。

  直到2018年4月,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整个行业终于迎来春天。但与早前的沸腾不同,虽然互联网医疗再度成为热点话题,但鲜见注册新互联网医疗公司的信息。曾经经历商业模式蜕变的互联网医疗,表现得相对理性而冷静。

  据动脉网统计,2018年1-5月,国内基层医疗领域融资火热,同比增长57%,融资金额超6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医院领域再度出现超大额融资,微医Pre-IPO轮融资5亿美元。

  2018年5月4日,平安好医生在香港的成功上市,催生互联网医疗第一股。而错过“第一股”的微医,也传出即将赴港上市的消息。

  经评委初选、网络投票、专家终评等层层遴选,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复诊随访服务体系便捷化应用”从全国60多个实践案例中脱颖而出,荣获“十佳实践案例”。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张俊副院长出席会议并领奖。

  核心提示:互联网医疗本应飘在“天”上,为何现在纷纷向“地”面发展?这除了可以更好地实现医疗健康服务线上和线下的闭环外,也是互联网医疗公司突入医疗核心领域的战略之举。

  (三)与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有关职责分工。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负责全省传染病总体防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工作,与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建立健全应对口岸传染病疫情和公共卫生事件合作机制,建立和完善传染病疫情和公共卫生事件通报交流机制,建立口岸输入性疫情的通报和协作处理机制。

  7月31日,医联宣布获得10亿元D轮融资,按照目前行业推测的估值,它也晋级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里一家新的独角兽企业。

  从2017年春夏到2018年春夏,互联网医疗经历的是冰与火之歌的大起大落。能够穿越行业政策和市场的变化,熬过寒冬并不容易,对业内各家企业都非易事。

  2017年,医联与腾讯合作的企鹅医生在北京、成都、深圳三个城市搭建的诊所全部落地。

  而医联自创业伊始,并未选择去做C端,“直接去做C端,可能在数据层面更好看,或是大家理解起来最容易”,学医出身的王仕锐深刻感觉到中国不缺患者,而是缺好的医生,缺好的药品。

  因此,从一开始,王仕锐和医联不是仅做简单的医患沟通。“因为这不能解决供给侧问题,医生不能更多、医生的时间不能更多、药品不能更好、药品的流通速度不能更快、更精准的药品不能到达更精准的医生和更适合的患者手中,这些问题都得不到解决。”

  拟订全省中医药事业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拟订全省中医药工作的管理办法和技术标准;指导全省重点中医院和中医服务体系建设,会同有关部门实施中医执业资格许可制度;组织拟订中医执业人员执业规范;负责全省中医药、民族医药、中西医结合科研等工作。

  王仕锐告诉健康界,从成立开始,医联的所有事情和所有的布局,并非短期行为,“如果只做短期布局,那么对政策、行业的变化,秒速时时彩走势图就没有太大抵抗力。我们在前三年的发展过程中做了非常深的根基打造。”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做的是盘活医生的资源,这是整个公司的大命题。盘活整个医疗供给侧,包括医院、医生、药品供应链、耗材供应链、设备供应链,以及商业保险、医保等等供给侧的效率提升这样的事情。”

  如此而来,挂号网通过微医诊所,不仅可以实现诊所对医院(H2H)的远程医疗会诊,还可以实现对患者(H2C)的在线医疗服务,并且完全符合目前的政策规定。

  近年来,为适应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我区利用“互联网+”,以“全域宁夏”为理念,以医疗健康服务为核心,以整合医疗卫生信息资源为重点,大力拓展便民惠民应用领域,“互联网+医疗健康”工作得到长足发展。但与此同时,也还存在着地区发展差异较大、医疗资源分布不均、互联网医疗监管及发展政策环境不健全等突出问题,与人民群众的期盼还有较大差距。

  因为没有在一开始就去做特别容易的事情,医联和王仕锐曾经一步步坚实走过来的积累,能够抵抗那时的“行业大动荡”,“对我们来说,可能就是一个中小型的政策变动。”王仕锐如是评价。

  相较之下,春雨医生新任CEO张琨则提出,“春雨不再‘颠覆医疗’,而是‘拥抱医疗’,将为医疗服务提供方赋能,赋予互联网服务的能力,成为更优质医疗体验的组成部分”。

  按照张琨的最新设想,春雨医生要持续进化,不停步于轻问诊业务,立志成为“以创新模式真正解决患者健康问题的机构”。

  2017年9月,“燕达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上线,这是春雨医生完成的首个医院合作项目。据了解,目前已有超过10%的用户通过线上方式预约门诊,患者随访率增加了25%,60%的到院患者与医生建立了随访关系。

  此外,春雨医生和中信医疗、首都医疗也在合作试点,将实体医疗与互联网联合起来。

  而一直谋划赴港上市的微医,则致力于将三医联动的医改逻辑融入公司的战略布局。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成立,标志着微医开始涉足医疗健康的诊疗领域,即从医疗服务的边缘大踏步迈入核心地带。此后,微医于2017年相继完成“医药险+AI”的基本布局。

  2017年3月,微医开始与浙江大学共建浙大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当年11月便对外发布AI产品;与此同时,国际首个专注智能医疗的云平台——微医云发布。

  4.按国家标准,组织我省全国计划生育优质服务先进单位评审工作。

  微医亦继续深入布局保险领域。2017年12月,微医发布全国首个“互联网健康险平台”,尝试为用户提供在线购买、健康医疗及保险理赔一站式服务,并与众安、中意、大都会、泰康养老、人保健康等30多家国内主流保险公司合作。

  “N年前我就说,医疗是线%是靠线下完成,如果不能形成全科+专科、线上+线下结合的服务体系,都是自己骗自己。”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曾如此坦率直言。

  公开资料显示,医联与腾讯、红杉联合组建的企鹅医生诊所已在线个。互联网医疗新政里很重要的一点是互联网医疗需要依托于实体。王仕锐表示同意,“其实医联早就这样在做了”。

  6月20日消息,“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微脉”宣布完成新一轮系列融资。融资金额1亿美元,由IDG资本领投,源码资本、经纬中国、千骥资本、元璟资本等老股东跟投。

  (十四)负责卫生和计划生育宣传、健康教育、健康促进和信息化建设等工作,依法组织实施统计调查,参与省人口基础信息库建设。组织指导国际交流合作与援外工作。

  据王仕锐介绍,医联一直遵循“连接”的健康整合逻辑。医疗之所以复杂,因为无论医生、药厂或者检测公司,都不可能单独解决问题,“从治疗、商品、服务,到检测和支付,必须一起去解决患者问题,所以连接尤为重要”。

  除了连接,在王仕锐看来,另一个重要关系就是垂直,“要有垂直发展的思路,不可能一种打法适用于所有的专科疾病、病种”。

  医联的策略是,挑选一些目前相对容易攻克的病种,以单一病种为基础去整合整个链条。“比如现在在做肝病这一块,接下来会在肿瘤、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种上,加大力度去发展、去做好连接,同时在连接的过程中做AI、互联网化的产品来提升效率。”

  日前,医联就与国内首家医药新零售平台叮当快药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基于各自的优势资源,开启以用户为中心,覆盖从医生服务、诊疗服务、药品直供、配送到家服务等医疗、医药服务全流程的“医+诊+药”全新商业体系。

  高特佳投资研究部业务合伙人张鹏告诉健康界,互联网+医疗业务的呈现形式多种多样,但各项业务发展的前提一定是围绕医疗健康本质。“那些有及时获取专业的医疗级数据能力,且通过应用提升诊疗及康复效率的企业值得关注,同时关注医疗云框架下引发的区域医疗中心诊疗及康复流程的标准化发展。”

  对于医联整体最终会是什么样的业务形态,王仕锐说,医联是以医生平台起家,目前已经成长为一家为行业提供医疗解决方案的“互联网+”新医疗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