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将‘ 最多跑一次’的理念全面融入卫生

 新闻资讯     |      2019-03-13 05:40

  2018年《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等相关利好政策密集推出,互联网医疗服务被纳入医保成为最大亮点,可谓行业破冰之举,互联网医院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新一轮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互联网+医疗被寄予厚望,但此前不能实现医保支付一直是业界的“心病”。

  前述互联网医疗新规是指,《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对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和远程医疗实行分类管理。

  有业内人士表示,文件表明了主管机构对互联网医疗的认可,明确了一直模棱两可的概念,指出了该领域的探索范式,但最重要的是传递出发展互联网医疗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的信息。卓健科技创始人尉建锋说:“目前,传统医疗服务模式正在解构,数据、流程、人才的重构刚刚开始,在这一交叉进程中,互联网作为工具能加速其过程,倍速提高优质医疗服务的可及性。”

  而新规正是从从事互联网医疗的机构和从事互联网医疗的人两个角度切入进行管理。

  对从事互联网医疗的机构,新规要求借助互联网技术提供诊断和治疗服务的主体只能是实体医疗机构,或者依托实体医疗机构成立的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基本标准(试行)》规定,互联网医院在科室设置上必须设置医疗质量管理部门、药学服务部门和信息技术服务与管理部门。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曾对政策进行解读。他表示,建立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是审批互联网医院的前提,“如果平台没有建立起来,就不能审批互联网医院。”尉建锋认为,作为独立的医疗机构,互联网医院在医疗质量管理等方面,具备了与实体医疗机构相同的职能。

  对从事互联网医疗服务的人,新规要求医师、护士应当能够在国家医师、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医疗机构应当对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务人员进行电子实名认证,鼓励有条件的医疗机构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加强医务人员管理。只是目前多点执业配套举措尚不完善,如果公立医院自行开展线上服务,或者成立互联网医院,将会减少医生到第三方平台执业的动力。

  新规允许常见病、慢性病的线上复诊,处方药网上销售的政策窗口也重新开放,这些对行业来说都是重大利好。

  医疗和健康对我们来说是重中之重,而互联网正好让如此重要的医疗变得便利,两者相辅相成。无论是互联网+医疗健康还是医疗健康+互联网,都能更好地促进两方面的同步发展。这不仅标志着我们互联网技术的越发成熟,还标志着我国医疗健康的一大进步。

  除了医保,越来越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在支付端寻求突破,与保险公司展开更进一步合作。商业保险也被视为互联网医院商业模式的终极目标。

  像微医集团、春雨医生和平安健康, 这三家行业领先者,在快速发展中都有接通保险的计划。张贵民向记者谈到,“微医的业务线之一‘微医保’打造开放式互联网健康险平台,已与人保健康、众安保险、泰康人寿等30多家机构开展了多层次的业务合作,在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地区与25家医院签约并搭建了与就医数据互联互通的直付和快赔系统”。例如两年前,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与微医推出国内首款ACO产品——“家庭守护”互联网医院门诊险。费用结算自付40%,剩余60%由商业保险直接支付。

  从各地互联网医疗集团来看,它们的“互联网医疗+保险”大都参考了美国的凯撒模式,但大背景上,美国是一个商业保险占主导的国家,商业保险在医疗费用的总支出当中所占的比例超过40%。相比之下,我国的商业健康险在医疗总费用支出所占的比例仅占1.4%,其余全部为基本医保所覆盖。为什么我国基本医保覆盖已经如此之高的情况下,互联网医疗公司仍然有机会?在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看来,这主要是因为我国现有的医疗保险功能不全。

  程立峰还补充说,凯撒模式不仅与医院合作,也与医师团体签约,确定医疗服务价格,并将一定比例保费拨给医师团体,参保人从签约医师处得到服务。“这就更加体现医生个人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看,互联网医院能为医生发挥出一个比较大的作用,商保的竞争优势也体现出来。

  与此同时,随着以家庭和个人为核心的互联网诊疗服务日益成熟,传统保险公司也开始探索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例如泰康人寿携手挂号网推出“医者无忧”保障计划等。“未来,在线支付、商保直付将是发展的一大方向”,张贵民如是说。

  在他看来,能不能建设一支好的医疗队伍,取决于人才引进和自身培养两者相结合。葛均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已经讲了多年要培养医学人才,但实际做起来并不容易。到底是派遣医生到当地会诊,还是花更多钱去挖人才、或者是自己培养人才?我们觉得虽然培养人才要花时间,但是人才是最根本的,还是要坚持在当地培养人才。”

  目前智造创业训战邦已开启招募,长江商学院和创业邦邀请你来参加智造创业训战邦,一起探索未知奥秘,一个是商学院的佼佼者,一个是创业生态平台领先者,当二者结合产生的化学反应可能连科学家也未可知,正所谓1+1>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9年GDP增长预期目标6%-6.5% 。

  “中医诊疗注重疗程,不少港澳前来求诊的患者也面临复诊难、日常指导少等问题,此时互联网的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刘效仿向记者说道,“佛山基地将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探索更多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一体化中医药服务,服务粤港澳广大‘中医迷’。”

  罕见看空!刚刚中信证券给予中国人保A股卖出评级 未来一年潜在下跌空间超54%

  值得注意的是,热门技术人工智能(AI)资源将大量流入医疗保健领域。硅谷智库CB Insights日前发布的AI 100 2019报告显示,虽然AI公司锁定的应用场景更加多元,但仍集中在企业科技、医疗保健和汽车行业。CB Insights创始人Anand Sanwal曾指出,医疗是AI投资的首要领域,该技术可从各个环节给医疗行业带来变革。

  不少专科医院也闻风而动。3月1日上午,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眼科医院与江北新区举行项目意向签约仪式,拟在南京江北新区筹建“南京国际眼科医院”,前期选址等调研工作已完成。江苏省级机关医院、南京市口腔医院等也都紧锣密鼓地在江北新区开展筹建工作。今后江北居民“家门口”看病就能找名医。

  对此,也有互联网企业负责人认为,宁夏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路上走了回头路。“国家层面的政策把互联网医院依托的实体医院等级规定取消了,目的就是让实体医疗和互联网医疗能够更加便利地融合,放大医疗资源的供给、促进医疗资源的流动,以此来解决医疗资源的不均衡。”

  据湖南省卫健委介绍,湖南鼓励全日制医学专业应届毕业生到贫困地区乡镇卫生院工作,实施贫困地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本土化公费大专人才三年培养计划,每年招收1000名医生定向服务基层。

  “长三角地区产业融合、创新发展正进入加速推进期,但医疗服务领域仍存在供需矛盾,特别是优质医疗资源不平衡、发展不充分。”吴晶说,长三角地区位于全国前100强的医院主要集中在上海;在29个临床学科领域,浙江有29个学科进入全国前二十,江苏有47个,上海有103个。长三角地区群众异地就医的情况还比较普遍,特别是上海以外的病人去上海就医的比较多。

  除此之外,平安好医生将与实体医院携手共建一套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集疾病治疗和健康管理于一体的互联网医院服务模式。

  心脏病患者即使已经痊愈,仍承担着巨大的精神创伤。轻者可以是“活动恐惧症”,表现为不敢活动,或做稍微累一点的事情,心率会明显增快。

  据了解,佛山市正积极推进医疗健康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让市民少跑腿、数据多跑路,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卫生健康需求。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试点应用电子健康卡,实现医疗健康服务“一码通用”。

  会上,杭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滕建荣主任表示,“最多跑一次”改革是提升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重要举措,也是破解医疗卫生领域矛盾问题的重要抓手。“我们要将‘最多跑一次’的理念全面融入卫生健康工作,让人民群众在看病就医过程中有更好的感受,坚决当好全省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最多跑一次’改革的排头兵。”

  4、报告:预计2019年具有投入产出的区块链企业超过600家 产业规模有望超过8亿人民币。

  看病跟购买 其他商品或者服务不一样,通过病人自己描述身体状况,不如医生现场 “ 望闻问切“来得准确。当然,对于常见病、小病可以考虑线上诊治,比较复杂的疾病就不适合了。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