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极简:一家态链 企业的互联网医疗探索与憧

 新闻资讯     |      2019-04-09 20:56

  北京极&&&简:一家态链 企业的互联网医疗探索与憧憬“我们即将在陕西省富平落地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牌照也将在4月份拿到。”在小米产业园里,儒雅的褚鹏平静地告诉健康界,镜片后闪烁着憧憬的目光。

  从2012年扎入老人手机和老人健康服务领域,到先后获得雷军的天使轮投资、徐小平的A轮融资和汤臣倍健的B轮融资后,最终,北京极简时代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极简)定位于互联网医院,于2016年正式进入互联网医疗领域,并聚焦于患者的院后管理。

  褚鹏,北京极简总裁,此前的他在跨国制药巨头公司辉瑞和诺华的销售和市场部门任职10余年,对医疗行业有着深刻的认识。

  健康界了解到,北京极简创办于2012年,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在小米生态圈中,属于唯一一家扎根老人相关产品和医疗服务领域的企业。这意味着,从BAT到京东,在经历过互联网医疗热潮之后,小米生态链也开始布局医疗健康服务领域,并最终选择以互联网医院的方式落地。

  在政策和互联网的双重驱动下,近几年,互联网医疗发展步入快车道。其中,互联网医院是典型代表。乌镇互联网医院、银川互联网医院、广东省二院互联网医院、贵阳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在中国已呈遍地开花之势。

  遍地开花的背后,既有资本的推波助澜,也有医院对改善医疗服务体验、提升效率的内在诉求。不过,目前来看,互联网医院所涉及到的业务不管是咨询、问诊,还是诊疗、支付、药品快递,玩法好像大同小异。

  褚鹏思考,用另一种形式来做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有没有可能?

  作为雷军支持下成立的一家企业,北京极简肩负着小米生态链探路互联网医疗的重任。在褚鹏心里,答案逐渐清晰——用互联网医院模式聚焦患者院后管理。

  经历过2016年互联网医院元年,市场上相同或类似的互联网医院模式,已很难再吊起众人的“胃口”。

  这一点,褚鹏早已意识到。为此,北京极简选择以互联网医院的方式聚焦患者院后管理。

  他介绍,在中国,患者出院之后,基本上就与医院脱节,处于“放羊”状态,难以获得持续的院后康复、管理等服务,患者院后管理业务当前依然处于医院经营的空白领域。“不管是互联网医疗还是互联网医院,其主体永远都是医院,因此医医互联网医院的业务主要是to B端,帮助科室管理出院后的特别是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等慢病患者。”基于十几年的药企工作经验,褚鹏坚信互联网医疗必须围绕公立医院进行。

  健康界了解到,医医互联网医院主要跟线下的各级实体医院进行合作,帮助实体医院由被动地等待患者就诊,患者出院则‘放羊’的模式,向‘互联网+实体’的主动管理患者的运营模式转变。用褚鹏的话说,就是“关注患者的院后管理,通过与医院合作成立院后管理部,将诊后和术后的患者管理起来,帮助其进行更高效的复查、用药和康复指导等服务。”

  与互联网巨头搭建平台圈流量的做法不同,秒速时时彩富平医医互联网医院的做法是帮助医生构建医疗朋友圈,基于诊后熟人关系进行患者疾病管理,帮助医生提高诊疗效率的同时提高患者的就医体验。

  褚鹏向健康界坦言,取名“医医互联网医院”正在于其“帮助医生构建医疗朋友圈”的含义。

  事实上,不管是即将取得互联网医院牌照,还是将在富平落地互联网医院,在面对互联网医疗时,褚鹏给出的定位很清晰:聚焦医院的患者院后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模式并不是空中楼阁。褚鹏透露,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下称阜外医院)正在筹备成立院后管理部,并计划与北京极简合作,由北京极简提供技术、前期的运作资金,阜外医院提供医生,提供场地,聚焦心血管病人的院后管理。

  4月1日,由阜外医院吴永健教授发起、由北京极简赞助的“基于APP平台的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后院后综合管理模式的探索性研究”项目,入组全国20个三甲医院的心内科病房,以真实世界研究的形式,探索院后患者管理的有效手段。这标志着医医互联网医院主打患者院后管理的模式开始落地。

  互联网医疗,细分领域很多,有在线问诊、远程会诊、慢病管理……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北京极简为何“钟爱”患者院后管理?

  选择患者院后管理,来源于褚鹏对医疗行业的认知。药企十几年的工作经历,使他清晰地知道,中国医生资源缺乏,其大部分时间都忙于院内的疾病诊疗和相关科研工作,在患者的院后管理上,很难再抽出时间。“患者管理,其实是医生普遍认同的疾病治疗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但碍于繁重的院内诊疗工作,90%以上的医生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

  为此,北京极简的互联网医疗战略是以互联网医院为“平台”,以县医院为“中心”连接起医联体内部的上下级医院,构建起“3+2+1”的分级诊疗远程随诊体系。

  首先,患者一入院,科室将为其配发一台下载有医医APP的小米手机,把患者从一入院就管理起来。在褚鹏看来,帮助科室管理起自己的患者,这与其他互联网医疗企业做的患者管理不同,“这是基于熟人关系的诊后和术后的医患配对。”

  出院后,手机收回,科室的随诊团队将医医APP导入患者手机,以天、周为单位,按照病种分类、图文并茂地向患者推送文字版、语音版、视频版的患教方案,动员患者关注自己的疾病,指导患者改变生活方式,提高患者的依从性和康复效果。

  目前,北京极简正在与各级医院合作,帮助科室为患者进行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和脑卒中的患者院后管理。

  其次,利用医医健康手表和医医互联网医院的远程问诊系统对患者院后康复进行主动干预。“在患者管理中,单纯的患者教育显然不够,还需要有医生参与进来,对患者进行主动干预。”为此,北京极简医医互联网医院应用远程问诊/会诊系统,在院内构建随诊中心,并开发一款名为“医医健康手表”的患者管理终端产品,进行患者管理。利用该手表,医生可以语音录制声频信息,推送给患者;或直接电话或视频连线患者,定时进行用药提醒、健康指导、调研和复诊提醒等,随时对患者的院后康复进行主动干预。

  尽管在上述环节中,医生在空余时间随时都可以对患者管理进行干预。但作为医疗的核心,医生在管理患者中的积极性显得尤为重要。如何调动医生的积极性?

  最后,褚鹏选择用院内随诊中心的方式应对。据了解,富平医医互联网医院与富平县医院合作成立院内随诊中心,不仅投放了筛查设备,还动员医院配备了专业的患者管理随诊团队,由随诊中心为患者建立动态的电子健康档案,并进行用药指导和疾病康复等服务。初诊患者在随诊中心进行血压、血糖、血脂等心脑血管各项危险因素的筛查,建立基线的电子健康档案;随诊医生根据患者的各项异常指标进行有针对性地院后管理服务,并通过复诊筛查,建立动态的电子健康档案。极简提供患者管理工具,帮助医生管理起自己的患者。患者自愿支付疾病管理的服务年费,医生通过医疗服务实现阳光收入。

  “医疗既需要医生院内的诊断、治疗,也需要院后患者管理工具和体系的支持。”褚鹏强调,患者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是在院内发生的,如何使其与复诊和患者院后管理形成闭环,既是患者的需求,也是医生的期望。

  不过,在他看来,“除核心的诊疗环节以外,其余的工作医院完全可以采取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进行。”

  一直扎根医疗领域,褚鹏深知医生对于医疗意味着什么,因此一开始做互联网医院,北京极简就瞄准打造医生团队。

  明确业务方向还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在于,怎样通过随诊中心的建设,引进和培养越来越多的医生团队。

  令褚鹏兴奋的是,患者的院后管理,对于医院来说,是一个空白市场。“尽管很多医院在尝试着往这块做,但在医疗资源紧缺的情况下,单靠医院的力量很难建设起来。”

  北京阜外医院就是一个例子。据了解,阜外医院一直在探索患者院后管理,但进展一直不大。吴永健教授坦言,医院由于人手、医生精力限制,在患者管理上很难再投入资金、人力。

  为此,北京极简在随诊中心的基础上,以科室为依托,动员科室建立患者院后管理医生团队,并免费提供患者管理终端产品。目前,北京极简合作建设的医生团队已达6个,阜外医院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已部署应用极简患者管理系统。未来,双方还将合作成立患者院后管理部,聚焦院后服务。

  “像一个新的科室一样。”褚鹏这样评价患者院后管理部。截止目前,北京极简的患者管理终端产品已经投放到一些医联体医院进行试点。

  褚鹏透露,2017年北京极简计划打造10个患者管理的明星专家团队,每个团队每年管理起1000个患者,部署1000个患者管理终端产品。“当模式成熟后,我们将大范围复制。”

  翻阅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可以发现,提高城乡医保、加强疫苗监管、推进慢病防控等成为今年医卫事业发展的着力点,多项举措直击百姓就医难题。

  不论是阿里健康、天猫医馆、云医院平台、Doctor You,还是其在17年与浙江省卫计委、杭州市余杭区、常州市、新华医院等合作搭建的互联网医院及医联体服务,亦或者是在基因数据、营销等领域提供的服务,都突出了阿里主要针对B端客户提供服务的特点。

  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加快建设远程医疗服务体系,是解决近14亿人口大国“看病难”问题的重要一招。互联网医疗代表了医疗行业新的发展方向,有助实现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更方便人们看病就医,可望有效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

  依照《方案》,专项整治行动将在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中开展,重点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执业行为、医疗骗保行为。

  笔者将从互联网医疗的三个发展阶段入手,解析互联网巨头以及其他企业如何经营发展互联网医疗市场。

  近日,由江苏省医院协会医院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主办、江苏省人民医院和HIT专家网共同承办的“互联网+医疗健康”专题研讨会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举办,会议围绕企业微信在医院的应用场景以及互联网开放环境下的医院网络安全等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3)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药监局、公安部联合发布公告,宣布从5月1日起将芬太尼类物质列入《非药用类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

  从汕头市卫生健康局了解到,为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要求,推动广东省优质医疗资源纵向流动,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广东省卫生健康委从2017年底起分两期建设全省远程医疗平台。汕头市目前的南澳县人民医院作为首批入驻的县级远程医疗中心已全面上线,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作为首期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三甲医院也已完成相关工作任务。

  二是深化惠民应用。在去年推动实施10项服务30条措施的基础上,督促指导各地、各医疗机构进一步细化落实便民惠民措施。推进远程医疗全覆盖,加快电子健康卡普及与融合应用,持续推进信息化支撑健康扶贫工作;

  作为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排头兵,微医在医、药、保领域均有布局。基于前期的“互联网+医疗健康”运营服务经验,微医将以慢病管理为抓手,推动医疗、医药、医保服务体系的连通,即慢病全程管理、混合支付和药品供应联动,协助地方政府落地三医联动改革,构建以健康为中心的价值医疗服务体系。

  我对泰嵘的最初了解,是源于在福建看到的一个泰嵘商城的APP,当时觉得很是不错。而我对泰嵘最感兴趣的是,它位于普宁。新政策和新流通环境下,普宁的商业公司是否正如安徽太和华源,已经接洽并融入电商了呢?这是我走入泰嵘急切想找到的答案。

  据吕涌涛介绍,山东省立三院依照“树立一个思维、搭建四个团队、建立五种机制”的思路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工作。

  《办法》中要求,从事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网站的中文名称,除与主办单位名称相同的以外,不得以“中国”、“中华”、“全国”、“全省”等冠名,不得仿冒其他网站的名称。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内容必须科学、准确,必须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医疗保健信息管理的相关规定。